“叫个鸭子”估值超5000万 互联网思维做餐饮又火一把

2014-10-29 21:12|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820| 评论: 0

摘要: 用互联网思维做餐饮,总能获得大关注,之前有黄太吉、雕也牛腩,今年又冒出来一个叫个鸭子。叫个鸭子首家自提门店昨天在北京CBD的建外soho开张,这家门店里只有1张桌子,意思是你非要在这里吃也可以,但最好还是外带 ...

用互联网思维做餐饮,总能获得大关注,之前有黄太吉、雕也牛腩,今年又冒出来一个“叫个鸭子”。

“叫个鸭子”首家自提门店昨天在北京CBD的建外soho开张,这家门店里只有1张桌子,意思是“你非要在这里吃也可以,但最好还是外带”。

“叫个鸭子”通过微信和电话卖烤鸭,每天外送时间从11点至24点,在自提门店开业前,只在工体附近有厨房。

客服:我们是从工体出发,6公里是免运费的,每超出一公里会加上5元的运费。我们的鸭子是非传统的秘制烤鸭。

与全聚德等烤鸭店,把鸭子切成片裹着甜面酱吃不同,叫个鸭子所卖的烤鸭是剁成一截截,啃着吃。虽然不那么精致,但也不便宜,一只烤鸭128元,加上粥和鸭蛋的套餐价格145元。

就是这样的一家外卖获得了600万天使投资,整个估值超过5000万,而几位天使投资人也来头十足: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华谊总裁王中磊、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和娱乐工场董事长张巍。

创始人曲博承认,投资人里除了王中磊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其他人和他都是老朋友。曲博曾成功创办和运营了燕姿歌迷俱乐部,2004年进入百度工作了十年,做社区、策划营销。曲博说,虽然自己是营销出身,但是追求口味。“我是百度做营销出来,实际上我没有对鸭子做太多营销,大多数都是口碑营销,内部也是把味道放在第一位。我们研发一些新品,如果达不到标准,我们也不会推出。今年5月16号上线当天,就有几单的量,大概一周后就达到了每天45只。后面世界杯,外卖和夜宵比较火,我们在朋友圈里推了一些分享,在1/4决赛的时候每天销量到了100只。”

曲博介绍,“叫个鸭子”全队目前有30多人,其中配送团队占一大半,后厨有5个人,其他的是客服和运营。他说,现在平均每天卖七八十只烤鸭,主要受产能限制,有时候订单很多,但做不过来。“我们在1/4决赛的时候,做了一次营销,当时有130多个下单,很多咨询,我们工体的厨房处理不了,最后把活动取消了。现在有了建外SOHO的自提门店,产能会大很多。”

曲博认为,“叫个鸭子”与众不同之处是让外卖更有温度,不仅回复客人提问都很热情,并且还会标记下客人的喜好和故事,会为客人起昵称,让用户感觉到外卖的温度。

在“叫个鸭子”的投资人中有黄太吉,这家一年前被当做商学院案例的煎饼店提出“用互联网思维做餐饮”,其实不过是店内加了wifi、会用特斯拉和宝马送餐、在客人的消费小票上打上每日箴言,更多的是用互联网思维做营销。曲博也承认,其实互联网思维就是产品的自传播性。“自传播性就是好的东西会说话,第一是产品好,能够满足大家的口味;第二是服务,顾客对我们感兴趣,我们让派送员带着谷歌眼镜去拍摄取餐瞬间。”

“叫个鸭子”有5副谷歌眼镜,会让外送员带去送餐,记录下取餐瞬间;另外,还会用创始人团队自己的mini cooper和奔驰去送外卖,让用户感受到惊喜。

不论如何营销,消费者最关心的还是食品安全。网上类似这样“叫个鸭子”外卖有很多,比如专做小龙虾的虾同学等等,大部分都是利用微博和微信接单,然后送外卖,没有实体门店也给监管出了难题。

有媒体调查发现,很多通过APP送餐平台专做外卖的小店环境肮脏不堪,在杭州九连庄里有很多无证无照的小作坊,漆黑的墙壁上挂买了外卖单子,时不时还有蟑螂爬来爬去,肉和香肠也已经变质。他们没有堂食,靠外卖平台发来订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