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业务偃旗息鼓,同洲电子日薄西山

2014-10-20 18:09|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663| 评论: 0

摘要: 去年9月,老牌机顶盒制造商同洲电子直接向乐视和小米宣战,喊出将让它们的盒子产品过最后一个中秋节。但一年过去,同洲电子推出的飞看盒子的用户规模,与喊出的一年5000万用户相去甚远。同时,其推出的电视产品,也 ...

去年9月,老牌机顶盒制造商同洲电子直接向乐视和小米宣战,喊出将让它们的盒子产品过“最后一个中秋节”。但一年过去,同洲电子推出的飞看盒子的用户规模,与喊出的“一年5000万用户”相去甚远。同时,其推出的电视产品,也仅在一轮销售后“偃旗息鼓”。而意欲发力的手机业务,仅在半年内就迅速被边缘化。

最近两年,同洲电子的战略主题,一直是“转型”。甚至为展示转型决心,同洲电子还打算更名为同洲互联。不过在业内看来,同洲电子转型并不顺畅,“变革不能一蹴而就,转型阵痛在所难免”一家券商的研报这样表示。

10月10日,同洲电子的非公开发行方案,被证监会审核通过。根据方案,同洲电子拟募资7.93亿元,投向“辽宁省DVB+OTT电视互联网业务投资项目”。

传统机顶盒业务日薄西山的情况下,在同洲电子看来,该项目的实施,将快速推进其向电视互联网行业的转型。

不过面对多项战略无法达到预期,部分投资者斥责同洲电子是在“忽悠”。转型的阵痛及战略摇摆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同洲电子巨亏1.56亿元。

发起挑战一年未见成效

一年之前的9月24日,同洲电子在北京召开了新品发布会。发布会的前期宣传极为高调。发布会的前一周内,同洲电子两次在全国30多家报纸同时投放大幅广告。一条广告语是这样的,“没有 苹果 ,手机只是手机;没有同洲,电视还是电视”。另一条广告,更是直接指向了当时风头正劲的乐视和小米,“某米某视机顶盒,明天可能是你们最后一个中秋节”。

在新品发布会上,同洲电子推出了“飞看盒子”。这款盒子的一个使命,即是引爆“盒战争”。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曾宣称,飞看盒子的推广目标,是两年内发展1亿用户,“第一年5000万,第二年5000万”。

不过“折腾一年”下来,同洲电子发起的挑战未见成效。

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没有披露飞看盒子的销售数据。记者点击同洲电子官网内两款机顶盒——飞看盒子2代和飞看小优的购买页面,直接跳转至 京东 商城。京东商城没有显示这两款机顶盒的销售数据。但购买页面上,10人评价了飞看小优盒子,49人评价了飞看盒子2代。

可供对比的数据是,同样是在京东,一个新小米盒子的购买页面,有5.5万人对商品进行了评分;一款乐视盒子,也有400多人评价。乐视网今年7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上市至今年6月底,乐视机顶盒的累计销量(含机顶盒)约为175万台。

即便假设飞看盒子1年销量可以接近乐视过去两年半的累计销量,飞看盒子的用户规模也不会超过200万户。同洲电子在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复函中称,近期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发文规范OTT业务,而这让OTT业务的市场格局不断调整,“关注到市场变化的情况下,OTT盒子暂未规模销售。”这与“两年发展1亿用户”相去甚远。同洲电子回应称,袁明说的用户数,“是表达了一种愿景”。

此外,去年9月26日,同洲电子的股价为12.75元;今年10月17日,同洲电子的收盘价为10.37元。当前同洲电子总市值约70.82亿元。目前,乐视网的市值,已经突破300亿元;而小米的估值,早前就超过了100亿美元。可以说,同洲电子与其两个“假想敌”不是一个“重量级”。

净利长期低迷逼迫转型

去年至今,同洲电子这家机顶盒制造商,被持续地打上浓重的“转型”色彩:其官网在百度 搜索页,显示出的名字为“同洲电子,为电视互联网而生”;网站内一幅海报的主题就是“转型、重生”。

甚至,“同洲电子”这个企业名称,也极可能成为转型的牺牲品。半年报透露,未来同洲电子将更名为“同洲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确切体现公司进军电视互联网的战略发展布局”。

如此紧迫的转型脚步的背后,是其固有生存土壤的日渐薄弱。在转型前,电视卫星接收器和传统电视机机顶盒,是同洲电子的两大主营业务。

2007年,受益于国内数字电视整体平移的全面推进,同洲电子实现营业总收入21亿元、净利润超过1亿元。但此后多年间,同洲电子的净利润陷入长期的低迷。

2010年,在营收取得23亿元的情况下,同洲电子竟亏损了1.3亿元。如此业绩明显与董事长袁明的预测背离。据媒体报道,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时,袁明曾放言,到2010年,同洲电子实现100亿元的收入。

“广电行业需求爆发性增长的时期已过,市场总体容量逐步进入稳定增长,导致竞争压力增加;另一个原因是互联网视频服务的快速发展,广电运营商有线电视业务的成长空间受到很大影响。”同洲电子曾介绍机顶盒市场的现状称。

众所周知的情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运营商、以乐视、小米为代表的IT公司纷纷推出了OTT盒子(基于开放互联网的视频服务)。

“现在国内生产盒子的企业,接近200家。”市场资深人士支国平称,与2006年前后市场高峰时期相比,机顶盒的单价“下滑了接近一半”,“原来每个三四百元的机顶盒,现在也就200元。”

从其2013年年报来看,去年,同洲电子通过有线电视接入设备所取得的收入,较之此前一年下降4.26%;同期产品毛利率为25.78%,下降1.12%。同洲电子的转型是不得已而为之。

飞看盒子推广缓慢拖累财报

“对于广电来说,要保证既有客户不流失,肯定是需要拥抱互联网的。”同洲电子曾如此判断。

同洲电子提出的转型思路为:“与广电网络紧密合作,一起建立建设完善云端平台,使其可以与最好的互联网平台媲美”;“并以电视机为核心,与其他终端建立一对多的完整生态圈”。

从同洲的表述来看,“生态圈”的核心部件之一,便是去年9月新品发布会推出的“飞看盒子”。

同洲电子深耕的广电行业,是计划目标1亿用户的主要来源。同洲电子所设计的商业模式为,向普通用户免费推广飞看盒子——用户只需缴纳99元押金和8元的月租,即可免费领取售价499元的盒子。

今年1月,袁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通过硬件的免费,可以迅速扩大用户规模,为后续的应用服务打下坚实基础。

袁明认为,传统的硬件赚钱模式已遇到瓶颈,“提供高附加值的内容和应用是将来的大趋势”。根据半年报,这些增值业务包括视频、在线教育和电视游戏等。

今年1月,在接待机构调研时,同洲电子称,未来五年内计划发展170万“DVB+OTT”(有线电视直播+电视互联网,即广电版三网融合)用户,2014年的计划为25万户,其余四年分别为40万、35万、35万和35万。

据媒体报道,DVB+OTT市场推广缓慢,今年上半年同洲电子刚刚完成在甘肃、贵州、湖南、辽宁等省份的布局,并开始试点。

今年上半年,同洲电子营收、净利出现双双大幅下滑。上半年同洲电子营收7.5亿元,同比下滑22.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56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608.11万元,同比下滑1068.4%。

电视、手机业务“偃旗息鼓”

过去一年,同洲电子还相继推出了电视、手机和平板电脑等多款硬件产品。

去年9月,飞看盒子发布的同时,号称“史上性价比最高电视”的同洲“飞TV”也见诸世人。根据介绍,飞TV融合了电视、广电和互联网,“一键集成DVB+OTT,无需机顶盒”。

官网显示,55英寸的飞TV,售价为3999元。“这是一款能承载同洲梦想的电视机。”去年9月的发布会上,袁明说道。而据媒体报道,袁明曾视飞TV为向其偶像乔布斯致敬的产品。

官网显示,去年9月发布至今,飞TV只进行过一轮销售。公开报道检索,第一轮共销售飞TV的数量为1088台。目前,同洲电子官网的飞商城上,飞TV仍处于预约登记的状态,开售时间未知。

一位电视厂商的高层则称,最近几年国内不少公司纷纷跨界推出电视机,新进者要想持续地受到消费者认可,绝非易事,并且“同洲电视机,也没有明显超出老牌厂家的优势”。对此,同洲电子回应称,不认可上述说法。据其披露,由于目前OTT市场格局调整,未来同洲的电视产品将更多地向“广电一体机”的方向推广,“即与广电运营商进行业务套餐捆绑来推广一体机”。

谋求实现“四屏合一”的同洲电子,还进军了手机和平板市场。早在2009年,同洲电子就曾推出过一款商务手机。2012年底,同洲电子再次发布了一款名为“飞Phone”的手机。当时报道称,这款售价1799元的手机,首批开售的1000台,5分钟内被抢购一空。

今年4月,同洲电子又推出一款主打信息安全的960手机。官网宣称,这款手机经过9年研发。“手机业务是公司2014年全力开拓的新业务。”同洲电子在互动平台上表示。

今年8月公布的半年报显示,960手机尚未进行规模销售,市场占有率很小。几乎同时,飞Phone改名换姓为“北斗小苹果6”,售价从2年前的1799元降至499元。

“消费者的潜在认识中,同洲就是一家广电行业的公司。它去做手机,很难实现品牌溢价。”一位观察人士称。

8月29日,在半年业绩说明会中,同洲电子公布了手机等移动端产品的最新定位——是作为在DVB+OTT业务覆盖后可以发力的产品。也就是说,仅在不到5个月时间内,手机业务的地位就从“全力开拓的新业务”降格到了公司战略的边缘。对此,同洲电子的回应是,配搭960手机的操作系统,“在审批、市场拓展等方面需要战略时间和空间”。

同洲官网的“爱摸客”社区里,飞看机顶盒、飞TV、飞Phone的总发帖数为1万条、1万条、7869条。10月13日,上述板块的全天新增发帖量不足10条。“了无人烟。”一位投资者形容说。

同洲电子的“假想敌”小米和乐视的论坛,则是另一番景象。其中,小米社区的日发帖量超过10万条、总发帖量逾2.1亿条;乐迷论坛的乐视盒子板块,总帖数为49万条。

投资者指责公司“忽悠”

为了促进960手机的市场推广,今年2月,同洲电子与拥有中超联赛商务开发权利的华视传媒 签约,意欲以3年3000万的价格赞助中超。

但半年报显示,这笔赞助最终“黄了”。因华视传媒无法落实“同洲960·4G”成为中超官方供应商等权益,双方解约。截至半年报公布,华视传媒还欠同洲电子680万元。

对同洲电子多项举措无法达到预期,投资者多有不满。同洲电子的互动易平台上,尽是来自投资者的指责与牢骚。诸如“吹牛皮”、“忽悠”等词语,屡有出现。

一揽子的“转型”举措,还没能起到“拯救作用”。相反,转型期间,同洲电子的生存处境,愈加恶劣。

“行业竞争超白热化,公司营收面临巨大压力。”今年8月,宏源证券发布研报,赞许了同洲电子的转型,“唯有变革方能自救”。但研报同时称,“变革不能一蹴而就,转型阵痛在所难免”。

同洲电子也在多个场合告诉投资者,公司正处于转型期,会面临各种问题,但“公司及管理层都充满热情信心努力推进转型”。

但9月底,董事长袁明一纸减持公告,却被部分投资者质疑“是否对公司未来没有了信心”。根据公告,袁明于9月25日以9.5元/股的价格,减持1500万股,合计套现1.425亿元。

按照早前发布的提示性公告,未来6个月内,袁明仍有可能继续减持3971万股。

对袁明的减持动机,同洲电子的解释为,“是其个人财务的安排”。

董事长减持或铺路定增

有分析认为,袁明此次减持意在为同洲电子的定向增发筹资。10月10日,同洲电子宣布,证监会通过了其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

今年8月同洲电子提出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修订稿)》显示,同洲电子拟向袁明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6300万股。袁明承诺,将认购其中不低于35%的股票数量。

依此计算,袁明的认购数量可能在2205万股以上。而本次定增的发行价格不低于7.97元/股。由此,此次定增中,袁明或需要资金1.75亿元。

袁明于9月25日减持的1500万股,即可满足本次认购所需资金的80%以上。而袁明可能累计减持5471万股的举动,有媒体猜测称,结合同洲电子年内亏损的业绩预期,袁明不排除是在高位套现。

根据非公开发行预案,此次发行募集的7.93亿元,将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投入至“辽宁省DVB+OTT电视互联网业务投资项目”。该项目由同洲电子与辽宁当地的北方广电合作。同洲电子采取“押金加月租”的形式,帮助广电运营商进行DVB+OTT智能机顶盒的推广。此后,双方将基于OTT基本套餐业务、影视点播、广告、商城和游戏等业务合作。

“DVB+OTT业务的全面推进,将快速推进同洲电子向电视互联网行业的转型。”非公开发行预案称。

8月27日,同洲电子向机构解释称,它与广电的合作将采取分成的模式,“就收益按比例分成,具体比例看每个运营商的合作情况”。宏源证券在研报中称,随着今年6月广电总局连续发文,加强对智能电视和智能盒子的监管,“作为广电系的干将,同洲电子有望从中受益”。

两名受访对象对这一模式表达了担忧。“广电向来强势,以后不排除合作中要求更高的分成比例。”

“合作是基于与广电运营商互利互惠、风险共担的情况下展开。”同洲电子回应称,公司与运营商一起以终端补贴、业务分成、增值业务拓展等形式运营“DVB+OTT业务”,“是完全的市场化行为”。

■ 人物

袁明:广电系“乔布斯”

创业成富豪

51岁的袁明,毕业于太原科技大学。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安徽淮北发电厂的工程师。1993年,怀揣500块钱,30岁的袁明南下深圳创业。

袁明曾对媒体回忆当时的心境,“我很快乐地来了深圳”,“这是一种向往”。

靠着做LED显示屏,袁明所创立的同洲电子掘得第一桶金。1997年,同洲电子开始转型做数字电视。依靠多次中标广电系统的工程,同洲电子的有线电视机顶盒业务发展迅速。

2005年,同洲电子实现营收9亿元,利润7000万元。次年,同洲电子登陆中小板。上市首日,袁明的身家达到了13亿元。

创业的成功,使得袁明经常登上各类富豪榜。2011年,在其家乡江西的一份富豪榜中,袁明位居21位。

“东方乔布斯”

公开的报道里,51岁的袁明,总与“乔布斯”联系在一起。与雷军撇清“不想做中国乔布斯”不同,“乔布斯”的标签,是袁明主动给自己打上的。

2012年,袁明出席论坛时,公开喊出“志在成为中国乔布斯”的口号。有些报道里,这个称号又成了“东方乔布斯”。

最近两年,“乔布斯因素”与袁明如影随形。比如,发布会上,袁明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袁明曾自称,他的性格“跟乔布斯很像”,“坚决不做跟随者、抄袭者”,“一定是做精品”。

发布飞TV时,袁明说,他要“续写乔布斯四屏合一的梦想”——公开报道说,袁明把乔布斯比作曹雪芹,把自己比作高鹗,而他要续写科技版的《红楼梦》。

坚守广电还是奔向互联网

不可否认,袁明自诩“乔布斯”后继者的做法,在网络上引起了一些讥讪。在一位观察人士看来,袁明的思维过于活跃,“今天抛出一个战略,明天又换了一个方向。”

欣赏袁明者,亦不在少数。曾有资本方公开称,他欣赏袁明“十几年如一日对于技术、对于创新的热情”。

同洲电子提出的转型方向是电视互联网。去年底,袁明提出,同洲电子要强化互联网基因,“真正做一个互联网公司”。

但在有些场合,袁明又称同洲电子是广电系统的龙头企业。“我的使命就是三网融合”,这位“东方乔布斯”去年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