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不应助长人类的寂寞感与虚荣心

2014-10-15 20:19|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635| 评论: 0

摘要: 我大概两个月前组建了一个阅读主题的微信群。两周前,我感到信息噪音的可怕,得不到深入细致的探讨,丢到群里的问题,回应寥寥。于是率性退群。不料,我这个群主离开后,几位铁杆的朋友力邀我回群,其中有一位誓言: ...

我大概两个月前组建了一个阅读主题的微信群。两周前,我感到信息噪音的可怕,得不到深入细致的探讨,丢到群里的问题,回应寥寥。于是率性退群。不料,我这个群主离开后,几位铁杆的朋友力邀我回群,其中有一位誓言:小刀崔只要这里,即使这个微信群爆炸了,我们也不离开!为之触动,我又打道回府。隔了一周,我诧异地发现,我回群后,已不是微信群主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成员,无法踢人。即使看到发广告帖的,也无法踢之。

这更让我不爽,建群不就是享受踢人那一刻的快感吗?于是,果断离开。这是我唯一建立微信群的经历。过去,我谢绝了许多入群的邀请,目前只剩下与工作有直接关系的群。我有一个庞大的QQ群,与微信群不同,QQ群很火爆,天天处在刷屏的状态。我设置了屏蔽的模式,只是偶尔看看。几位管理员比我更热心,他们主持了日常工作,有没有我这个群主都可,我间歇冒个泡,还有人说:哥们潜水太久了,我们以为你窒息海底了呢。

QQ群,我没有焦虑感。第一,我可以完全屏蔽,视若无睹;第二,手Q虽然可以随时登陆,但不如微信那么有强大的粘性,一天要强迫性地打开上百次。

越科技,越孤独。社交网站美其名曰帮助用户拓展人脉,虽然捡拾了一地鸡毛式的关系,但却淡忘自己的核心关系是什么?当天真遭遇现实时,所加的好友和粉丝几人可以做拯救者?微信启动的画面是一个男子孤独地站在庞大的星球旁。在6.0版本,这副画面稍有改动,男子与星球的距离凑近,另外整体画面与过去的冷色调相比,蒙上一层梦幻色彩。似乎微信也在尝试让通讯交流更有温度。

当一天所有的信息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么问题就来了。我开始厌倦微信这个席卷世界的产品了。微信诞生之初,就宣告天下,做去中心化的产品,做通讯、交际与平台的产品,我也为之欣喜与欢呼,但后来才瞧出端倪,微信公号或朋友圈越来越趋于微博化,有信息噪音之缺,还有信息茧房之弊,哪里是去中心化?当朋友圈的各类信息,完全占据了你的今日头条,那么你索取的信息也就局限于此,你就失去了抬望眼眺望世界风景的机会。天天去刷朋友圈,看似是像一只汲取信息的小蜜蜂,其实也暴露个人在信息时代的懒惰,失去了独立思考与内省的能力。

微信订阅号显示点击量后,是草根号的狂欢肆虐时代,原本处于传播劣势的原创号更加被动。过去,订阅号的管理后台一直是暗房,只有作者进入操作。这类似传统媒体的编辑室,是独立和不透明的。这种保守的设计,原本是一种优势,如果完全透明化,大家较劲的多是流量,不是质量。可惜,信息时代,我们已经无奈地发现,粗制滥造的大嗓门要比曼妙的歌喉传播的快。

我看到,有许多非常优秀的公号,但打开率少得可怜。一个标题为“为什么不买iPhone”的图文信息在朋友圈反复出现,打开后只是一个逗比的图,某个萌萌的人头像流着泪说:因为穷。这个图文信息的打开量早就超过100000+。

我不是没有幽默感,也不是一个有顽固信息洁癖的人。只是,在微信公众平台,你的创作越来越受干扰。我也看到,微信公众平台上,许多优秀的写手懈怠迷惘了,断更或者直接关门大吉。腾讯公司一直致力营造移动支付的各种场景,在滴滴打车豪赌几亿美金,但迟迟不肯为订阅号开发一个小小的打赏的功能。

微信的缺陷就是微信太有粘性了。大多人使用微信的频次远超过打电话。比如小刀崔,也常有这个恍惚,明明找电话通讯录,还是习惯地点开了微信,然后被一则图文信息吸引,最后忘了刚才想给谁打来着?微信如何平衡社交与通讯这两件核心业务,将是未来极难斟酌的难题。今年2月份,Facebook决意收购WhatsApp,就昭示了一个问题,欧美国家的移动版图是,社交的归社交,通讯的通讯。也就是说,私人空间与公众生活界限分明。微信不然,集结通讯、社交与平台化于一体,这是立体式的思维,但也酿成了信息过载的问题。更别扭的是,国人还不能明晰公与私的边界,信息这条河流的闸口开始泄洪,游在其中的人,还不明白什么是隐私?什么是信息,什么是公众传播?于是形成今天的各种奇葩,什么都晒,什么都吐槽,什么都转发,即使对方躺在手术台上,小手一抖也点了一个冷酷的赞。

其背后不是价值信息,而是漫溢的荷尔蒙。唐朝开国之初,以考取士,李世民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现在,微信就是这样一个彀。

微信热与iPhone6的风行同是当今互联网世界的两个大红大紫的现象。乔布斯一生都在强调自己是一个禅者,乔帮主是一个思想家,还是一个工于心计的营销天才?他标榜自己痛恨消费社会,但却缔造了令亿万人癫狂的电子产品。上周,邻居家突有爆吵声,原来是孩子与父母争执,要求买iPhone6。当电子产品到了夺人心魄的地步,这就是科技进步带来的所有利好吗?我一直怀疑,乔布斯一生践行的改变世界的观念,只是从审美意识而言,并不在乎道德上的争议。对比Google,苹果公司极少参与社会层面的建设,所谓的建立生态圈,也是垄断式的圈地。只要有技术,就能解决一切,这是技术至上的沙文主义,这是典型的互联网中心主义。固然,现在的苹果产品依然摄人心魄,但难以让人产生敬意。

最近,小刀崔温习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这让我联想王氏著名的治学三境界,这个三层境界说如果嫁接在互联网上,微信的启动画面说的就是第一个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或许第二境界,“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就是小米公司所倡导的参与感,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所描述的那种豁然开通的归宿感,互联网巨头却懒得吊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互联网将人类欲望之火挑逗到十分,却无法安抚人心。

由此种种,我隐约觉得,微信的设计是有空白和真空地带的,甚至有作恶的倾向。一个卓越的科技产品,不应助长人类固有的寂寞感与虚荣心,且任凭其泛滥成灾。

新浪微博@小刀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