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6 狂热是种病,非治不可!

2014-10-10 20:15|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537| 评论: 0

摘要: 10月10日,iPhone 6即将在中国大陆地区预售,并计划在10月17日正式发售。对于果粉而言,这实在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海外华人中的黄牛党们再也不用为插队买iPhone 6而大打出手了,香港的黄牛党也用不着胆战心惊过海关了 ...

10月10日,iPhone 6即将在中国大陆地区预售,并计划在10月17日正式发售。对于果粉而言,这实在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海外华人中的黄牛党们再也不用为插队买iPhone 6而大打出手了,香港的黄牛党也用不着胆战心惊过海关了,至于郭美美们,也不用天天在网上刷屏、忙着炫富了。

这下小伙伴们该消停些了吧?

然而,iPhone 6狂热症患者的高烧还在持续中。截至10月6日,撇开中国移动等三家运营商的预约平台不论,仅仅在京东、苏宁、迪信通在内的各家电商平台上iPhone 6的预约量,预计已超过1500万台左右。以京东为例,预约iPhone 6的用户超过358万人,预约iPhone 6 Plus的用户则超过了370万人,二者相加已经达到720万人以上。

全球同此狂热。2012年苹果发布iPhone 5时,首日预定量为200万部,两年后,iPhone 6和iPhone 6 Plus接受预定的24小时内,总预定量已经超过400万部,创下了iPhone 手机有史以来首日预定量的最高纪录,iPhone 6 新手机发布之后的三天里,累计销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部。。

是iPhone 6真的卖疯了?还是那些每次苹果公司发布新一款iPhone手机时都在狂热追求的人们都病了?

iPhone 6狂热症,病在哪里?

正当iPhone 6狂热症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时,有人直接浇凉水来了个醍醐灌顶。

9月28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场电视讲话中表示,应该给该国的 “iPhone 6热”降温。这位对新技术从来都“钝感”的领导人一眼就揭穿了皇帝的新装——“iPhone 6和之前的iPhone 5太雷同了”。在他看来,从2007年苹果公司推出第一台iPhone手机以来,2010年的iPhone 4,2011年的iPhone 4S,2012年的iPhone5,2013年的iPhone 5s以及iPhone 5c,到今年9月份最新发布的iPhone 6, “苹果公司差不多每年都会推出一种新型号。但事实上,iPhone 6与去年的型号大同小异。苹果不是在销售手机,而是在宣传手机品牌”。

埃尔多安错了吗?事实上,他才是真正了解苹果创新力式微背后的那个人。2011年乔布斯去世之后,iPhone手机就失却了真正的创新动力。这其中iPhone 5c和iPhone 6、iPhone 6 Plus是(或者说将会是)彻底的败笔。前者试图下探三星等第二梯队代表的中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但iPhone 5c价格实在太高,用户根本不买账;至于iPhone 6和iPhone 6 Plus简直就是库克的黔驴技穷之作——乔布斯生前曾一再强调:没有人想要更大的手机,3.5英寸手机才是最贴近用户使用的尺寸。直到乔布斯过世后,苹果才敢推出屏幕稍大的4英寸iPhone5,而失却创新动力和方向iphone6将尺寸放大到了4.7英寸, iPhone 6 Plus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5.5英寸!(iPad mini为7.85英寸)就像iPhone手机替代了当年iPod销量正在急速下滑留下的市场空白一样,库克应该会预料到,大尺寸的iPhone 6 Plus蚕食的也正是开始逐步下滑的苹果iPad产品市场。

从某种意义上,iPhone 6和iPhone 6 Plus只止于大。自iPhone 4之后,苹果即陷入了当年和Wintel联盟(微软+英特尔)的“机械升级模式”——为了维持苹果手机和苹果公司的高利润,它只能通过所谓的系统无休止的升级来维持苹果手机恒久的每台600美元左右的贵族价格(利润也维持在300美元左右,近乎50%的高利润率!),直到有一天用户就像抛弃了PC和Windows那样,彻底厌恶其升级模式而最终抛弃苹果手机为止。(何为苹果的“机械升级模式”,可参看我的长文:苹果、三星为什么会坠落)

正是基于这一点,埃尔多安坚决反对土耳其进口iPhone 6,在他看来,“苹果手机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土耳其需要更多国产手机”。就此而论,iPhone 6狂热症的病因之一在于聪明人太少,而傻子太多,苹果公司根本就照顾不过来。

中国市场就是“人傻、钱多、慢慢来”的离奇狂热市场之一,每一款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越是姗姗来迟,这些病人的狂热症状就会表现得更加癫狂和“争先恐后”。在苹果公司的全球市场布局中,中国是唯一的苹果公司产品销售增长速度保持在28%的“最傻”市场之一(2013年数据,这一年苹果公司产品在日本和美国的增长已经趋于停滞,欧洲和中国之外的其他亚洲市场也只有6%的增长速度而已)。以2013年苹果公司截至7月份的第三财季报告为例,苹果在去年第三季度售出3520万部iPhone,比去年同期增长13%,仅仅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就高速增长了48%!

(一语中的、坚决反对大规模进口iPhone 6手机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iPhone 6狂热病症之二:拜物教的末路

如果说智商不够是iPhone 6狂热症的病因之一的话,那么举世滔滔的奢侈品拜物教和明星崇拜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病灶,从LV、保时捷、爱马仕到王菲、文章、汪峰,奢侈品和争抢着上头条新闻中的名人绯闻一样,都是我们的庸常生活中的巅峰体验(或者说梦想),iPhone 6狂热症也只能算其中的一个小小注脚吧。

普通人对奢侈商品的追求,和青少年对明星的崇拜,如同千万“果粉”对iPhone手机的忠诚一样,都是一种对自我的矮化和对外在对象偶像化行为,它至少有以下四个特征:

首先,这是一种带有强烈的排他性的宗教色彩的情感。对于iPhone 6狂热症患者而言,除了iPhone 6之外,别无选择,包括iPhone 5S及其他品牌在内的智能手机全是垃圾。iPhone 6之所以“好”,就因为它是iPhone 6,而不是iPhone 5,或者华为、三星什么的。至于iPhone 6为什么“好”,“好”在哪里?都是毋庸置疑、不证自明的道理,它至少大,看到苹果官网上满屏的“大”,这就够了!

其次,iPhone 6狂热症是以自我矮化、自我卑贱化为代价的。对于那些狂热症患者而言,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iPhone 6;为了iPhone 6,必须先砸碎iPhone 5;就像广告里说的那样,要嫁就得嫁买得起iPhone 6的男人!为了得到iPhone 6,可以不择一切手段。

其三,iPhone 6狂热症要求绝对的情感忠诚,容不得半点怀疑或者批评。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拥有iPhone 6的时尚精英分子/没有iPhone 6的可怜虫。

最后,iPhone 6狂热症推崇超验的精神力量。在他们看来,iPhone 6就是神物的化身,拥有超自然的、改变一切的力量。一台iPhone 6在手,世界从此不同。

从对权力的崇拜,到对物和明星的崇拜,拜物教只能依赖占有某一样物件或者与某个明星建立情感连接来刷存在感。这种物化逻辑背后,凸显的是人类心智的末路。

(失去了乔布斯的库克,只能成为一个像卖“糖水”一样卖iPhone 6手机的CEO了)

库克的“大镰刀”和iPhone 6狂热症药方

再过10多天(10月23日左右?),苹果CEO库克即将第四次访华。短短两年间,库克频繁访华,前三次分别拜访李克强、密会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这次赶在iPhone 6在中国大陆正式开卖,库克高举着“大镰刀”访华背后,其实有着更多不足为外人所知的隐衷:如何才能多快好省地收割中国这个苹果产品最大的市场?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9月30日,工信部第一次在其官网披露苹果iPhone 6和iPhone 6 Plus“被举报留有‘后门’的问题”,虽然iPhone 6和iPhone 6 Plus因苹果公司的“承诺”和“提交材料”而获得了中国政府的入网许可,但这并不意味着库克就能高枕无忧。在中美网络安全明争暗斗、潜流汹涌的大背景下,加上华为、联想等国产智能手机厂商在市场上发起的新一轮价格战,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未来依旧充满了诸多隐忧。

更大的危机来自于iPhone 6狂热症者的觉醒和自救。对于他们而言,自我治愈的方式不外乎三:一、把iPhone 6手机缝进自己的鞋底里,以前受它虐待够了,现在也可以好好地虐待它了;二、视三大运营商的所有门市店面为禁脔之地,即便每天三次路过,也不得入内,让iPhone 6成为店面摆设,根本就无法流入市场;三、谢绝进入苹果在国内的各大体验零售店面,直到iPhone 6降价到合理利润空间为止(比如2000元人民币左右)。

当然,最好的药方还是50年前著名的技术文化学者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开出的,他号召每一个被物化的人们,都要开始“化力为形,化能量为文化,化死的东西(如iPhone 6——笔者注)为活的艺术形象,化生物繁衍为社会创造力”。一句话,先扔掉iPhone 6,学会用笔写字、用嘴说话。在这个世界上,毕竟最好美的图画还是来自白纸黑字的线条勾勒,最好的沟通还是面对面的表情交流,曾经的iPhone只能说是技术教宗乔布斯封闭王国里的巅峰之作,更是专门作弄我等庸人的专制“老大哥”,至于iPhone 6,就直接丢进技术博物馆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