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情变身:不想玩大数据的厨子都不是冒险家

2014-8-24 22:42|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782| 评论: 0

摘要: 湘鄂情抛弃餐饮主业,角逐大数据,号称要用互联网思维改造广电,上演了年度商业界最看不懂的转型。关于创始人孟凯,有人说他飞蛾扑火,有人说他病急乱投医,但他的回复是:你说我傻逼,其实不知道我有多牛逼。湘鄂情 ...

湘鄂情抛弃餐饮主业,角逐大数据,号称要用互联网思维改造广电,上演了年度商业界最看不懂的转型。关于创始人孟凯,有人说他飞蛾扑火,有人说他病急乱投医,但他的回复是:你说我傻逼,其实不知道我有多牛逼。

湘鄂情董事长孟凯的面前齐刷刷摆着四部手机。

“昨天约了一个事,因为部长不在,要推迟到周末,到时候约好时间我告诉你。”

“我怀疑这孙子是不是昨天出门就出事了,事情能办,你跟他说。”

微信、短信、电话,坐在我们面前的孟凯在不同手机的不同应用之间频繁切换,以至于已经很难有整块时间与他流畅交谈。

过去一年,孟凯异常忙碌。紧张的气氛,至今仍在湘鄂情弥漫。作为曾经的“民营餐饮第一股”,湘鄂情宣布将彻底剥离餐饮业务,转型为大数据与互联网企业,而过于剧烈的转型引发了餐饮、互联网与资本市场的广泛质疑。

许多人讥笑湘鄂情和孟凯:厨子不研究菜谱,整上大数据了。外界的确很难想象,一个做餐饮的企业,一年之内从餐饮跳到环保、影视又到大数据,这显得多么不靠谱。尤其是,孟凯还下令合资公司深圳爱猫收割了快播的部分员工,快播的情况,你懂的。

“如果湘鄂情不是上市公司,直接就倒闭了。”接受本刊独家专访时,孟凯感叹高端餐饮所面临的环境变化,已经让他无路可走,“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打工的心态绝对不会做这种转型。”

2013年,湘鄂情在餐饮业务上巨亏5.64亿元。今年以来,湘鄂情连续关店、变卖资产维持业绩,同时急切寻找能够承载起未来、赢得资本市场信心的主营业务。孟凯先是在大众餐饮、环保和影视行业加大投资,交了不少学费后,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大数据。

4月,在一位多年朋友牵线下,他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的负责人坐到了一起,迅速达成了一系列合作。为了减少转型阻力,孟凯将湘鄂情董事会“清洗”一遍,所有与传统餐饮业务有关的董事集体出局。

尽管充满荒诞与离奇,湘鄂情的转型大剧却在真实、顽强地上演。宣布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价值达15亿-25亿元的合作后,湘鄂情原本跌跌不休的股价,甚至出现连续涨停行情,不得不因股价异动而停牌。

孟凯向本刊记者表示,湘鄂情(即将改名中科云网)拥有中科院的技术背景和上层资源,将是网络安全与广电互联网化的“国家队”。总之,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即便如此,他得到的仍然是劈头盖脸的“批判”,很少人能够认同和确定他会在这样一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有所作为。

孟凯胆大,狂傲,说话中气十足。大数据、互联网化、网络安全等概念在他口中如桃源仙境,但一说到盈利模式、分成、财务状况等,他又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等理由拒绝回答。

这种矛盾状态反映出一个创始人在企业遭遇巨大危机时的挣扎、迷茫、腾挪与决心。孟凯的处境与选择并非经营不善,而是整个高端餐饮行业面临的共同困境,俏江南危机重重,全聚德、小南国、净雅也都面临着转型的痛苦。孟凯只是其中转型最激烈、最决绝的那一个。

湘鄂情能不能渡过目前的难关?定向增发成功后,它会在广电大数据的道路上狂奔,还是半途而废?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答案。《中国企业家》记者通过对孟凯以及湘鄂情高管、离职员工、合作对象、竞争对手乃至广电专家的深入采访,尝试勾勒出这位掌舵者的心路历程、转型思维和可能结局。

转型遇险

仅仅两年前,孟凯还是一个对餐饮业充满野心的企业家。当时,湘鄂情营收达到12亿元,全部来自湘鄂情门店,“我们给自己3年时间,产值必须达到100亿元。”孟凯在一次发布会上信誓旦旦地说。

结果3年后,孟凯亲自将湘鄂情餐饮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

这的确是无奈之举。中央“八项规定”犹如一场飓风,冲击着整个高端餐饮业,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2013年度中国餐饮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高端餐饮严重受挫,限额以上餐饮企业收入近年来首次负增长。主打公务消费的湘鄂情受挫最为严重,近一半门店关停。

市场规模的急剧萎缩,让湘鄂情开一家赔一家,“要是一直亏损下去,两年就会被ST,而一旦被ST,就会爆发债务危机,就是死路一条。”孟凯正遭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坎儿。

最初的转型自然是沿着产业链延伸。早在2012年他就已经觉察到风向变化,着手布局大众餐饮,收购上海齐鼎餐饮90%股权和龙德华等餐饮企业发展快餐和团餐业务,但收效甚微。

孟凯发现,这个行业利润率太低,根本托不住巨亏,作为上市公司,湘鄂情还需多缴25%的所得税和5.6%的综合营业税,与其它低端餐饮企业竞争并不占优势,在本行业转型基本上不可能。

2013年7月,孟凯将目光投向环保。他主要通过朋友推荐,找到业内懂行的老板,再带团队亲自过去拜访交流,寻找项目。随后,湘鄂情宣布拟以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51%股权,但第一个项目出师不利。今年5月11日,湘鄂情宣布因财务核算和资质等问题,终止收购中昱环保。

其实,最初就有媒体质疑这项交易,因为中昱环保并不从事具体经营活动,在宜兴当地无实体厂房,并且2009年至2011年的营收均为零。但这并没有阻止湘鄂情改变做法。

不过,随后收购的合肥天焱等环保公司则成为湘鄂情今年一季度扭亏的主力。湘鄂情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3604.19万元,合肥天焱贡献了4015万元净利润。

继环保之后,湘鄂情开始涉足影视。今年3月,它与北京中视影视公司和笛女影视公司签署收购协议,这两家企业的老板都是与孟凯相熟的朋友。无论环保还是影视,湘鄂情都采取对赌的形式。这是他苦于缺乏资金的办法。

但收购两家影视公司并未带来想象中的增长,孟凯有些愤愤不平:“收购以后,市场不给面子,(股票)还不涨价,为什么别人收购都涨,我这里不涨。”“一剧二星”政策的出台,让他预感到整个产业利润率肯定在下滑。

123下一页查看全文


来源:网络转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