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粉丝经济:买球鞋也要摇号,Sneaker催热的球鞋生意

2014-8-18 22:24| 发布者: 小贝| 查看: 13660| 评论: 0

摘要: 有这样一群人,做着与球鞋或运动无关的工作,但家里的球鞋数以百计、千计,一双新鞋需要热塑膜小心包裹隔绝空气,花数千、上万元买一双十几年前的旧鞋,新家装修需要一面墙的球鞋展柜,甚至……抱着一双爱不释手的球 ...

有这样一群人,做着与球鞋或运动无关的工作,但家里的球鞋数以百计、千计,一双新鞋需要热塑膜小心包裹隔绝空气,花数千、上万元买一双十几年前的旧鞋,新家装修需要一面墙的球鞋展柜,甚至……抱着一双爱不释手的球鞋睡觉。

关于球鞋和SNEAKER的故事,很难用几千字描述全貌,尤其近年来由于球鞋文化的大众化,催生了更多的问题,虽然还没到国外为了一双鞋而持枪抢劫的地步,但在我们这些玩鞋超过10年的老SNEAKER看来,相比几年前相对单纯的环境,现在的鞋市,已经乌烟瘴气了很多。

你是SNEAKER吗?

你的鞋柜有几双鞋?超过十双的如果不是大美妞,就是耐克(77.13, -0.17, -0.22%)阿迪彪马鬼冢NB的球鞋设计师。但有这样一群人,做着与球鞋或运动无关的工作,但家里的球鞋数以百计、千计,一双新鞋需要热塑膜小心包裹隔绝空气,花数千、上万元买一双十几年前的旧鞋,新家装修需要一面墙的球鞋展柜,甚至……抱着一双爱不释手的球鞋睡觉。

能理解我们的人不多,但我们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找到彼此的认同:“07年复刻的25周年纯白AJ4,唯一后跟LOGO是金属的AJ4,荔枝皮……”看人永远先看鞋(除非是衣着简单前凸后翘的姑娘或帅到没朋友的正太),一眼扫过,就能准确说出这双鞋何时出产、什么材质、科技,以及背后的故事和典故。不管什么打扮,脚上永远一双“运动鞋”,甚至相当数量的逗逼们结婚的时候也是西装革履配篮球鞋。

人们称呼我们为SNEAKER,意思是收藏和热爱球鞋的人。关于球鞋和SNEAKER的故事,很难用几千字描述全貌,尤其近年来由于球鞋文化的大众化,催生了更多的问题,虽然还没到国外为了一双鞋而持枪抢劫的地步,但在我们这些玩鞋超过10年的老SNEAKER看来,相比几年前相对单纯的环境,现在的鞋市,已经乌烟瘴气了很多。

除了周围人的不理解之外,现在的问题显然让我们更无能为力:耐克越来越差的做工,越来越泛滥的复刻,来自东南沿海的假鞋,囤积居奇的鞋贩,还有那些囊中羞涩但用各种手段骗鞋、骗钱的孩子……几乎每个人一边互相吐槽着,怀念着,一边继续一双双买着新出的球鞋。

情怀:从乔帮主,到樱木花道

SNEAKER也有着不同的圈子,Air Jordan、耐克、阿迪达斯,不倒的三巨头;这两年开始走红的New Balance(纽巴伦),以及ASICS(艾斯克斯,鬼冢)以跑鞋起家,偏时尚和潮流路线,加上火爆全美、辐射到中国的Under Armour(UA),基本组成了球鞋圈的几大阵营。SNEAKER们可能都有兼顾,但总有最爱的一个系列。但要说到中国SNEAKER的起源,必须从乔丹说起。

70末、80初的一帮人,经历了中国SNEAKER的诞生和兴起,绝大部分人看着《灌篮高手》完成篮球启蒙,从乔丹开始爱上篮球,爱上球鞋,加上1996年正代乔丹鞋正式在中国内地发售(AJ XII“TAXI”),AJ球鞋成为一代人心目中的情怀。

SNEAKER圈有不同的阵营、爱好、审美,争吵和冲突一直存在,但唯一相同的认识是对乔丹的崇拜,也是唯一公认的篮球之神,即使只是将科比、勒布朗和乔丹对比的话题出现在讨论区,也会招来一致的口诛笔伐和嗤之以鼻。

乔丹高高在上,但《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却让SNEAKERS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从门外汉,到“我是一个篮球手”,穿着和樱木、流川枫一样的篮球鞋飞翔在篮球场,是这代人一致的梦想。

从囊中羞涩的学生开始,这颗种植在心里的种子终于在成年后发芽——90年代的消费水平,一双七八百元的篮球鞋只有土豪富二代能拥有,因此当十数年之后,这帮已经是社会中流的大孩子们,就一发不可收拾,这也形成了2005年之后SNEAKER文化开始风靡的精神和市场基础。

别问我们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买那么多穿不过来的鞋,即使我们知道它的材料成本只有一两百块,因为在我们心里,买的是年轻时的梦想。

摇号的不只是车牌

鞋市现在有多火爆?如果你在北上广深之类的一线城市和省会,估计见过鞋店门口的长龙吧?“摇号”已经不是上车牌的专利,而已经成了买鞋的常态。从几年前AJ鞋成为潮流之后,各地玩家为了买到一双限量款而大打出手甚至砸了店面的事情层出不穷(因为怀疑耐克员工和鞋贩勾结扣鞋不发),而后“摇号”买鞋成为一些热门鞋款的普遍做法。

以北京的中关村耐克篮球旗舰店为例,在某款鞋发售前一天,玩家需要到店面排队拿号码,用身份证和对应信用卡登记,晚上NIKE官方会从登记的数百、数千个号码中抽取出几十或上百个号码,通过短信通知,抽中的用户第二天凭身份证到店刷卡购买。

实际上,各地、各店的摇号方式也不尽相同。如北京知名鞋店正火发售当日发号,现场抽号,并只能现金购买;沈阳某AJ专卖甚至要求消费者必须先购买满2000元的商品,才能参加摇号;而至于“必须穿着正代AJ鞋款,才能参加摇号”的规定,几乎已经是每次摇号的必备营销手段和规定了。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鞋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而玩家们也乐此不疲,如果不能摇到,就至少要多花五六百元去私人店购买。有趣的是,正规专卖看起来寥寥无几的限量款,私人店似乎总是货源充足——除了一些桌面下的关系交易外,鞋贩子雇农民工甚至大妈们排队摇号,垄断鞋市,也层出不穷。

为什么这么拼?2008年,AJ23发售限量的灰蓝配色,发售价格1000多元,市场价格早已炒过8000元,抽中号的鞋友走出专卖,立刻一群玩家和贩子现金收购。

人越多的地方,就越有是非,当AJ已经成为潮流的时候,原价买到一双心仪的球鞋,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上天赐我一个穿AJ的妹子吧

在SNEAKER的论坛和群组里,收藏大量限量鞋款的土豪们,永远是群众的焦点。回帖中不乏跪舔党,更多的是醋意浓浓的酸言酸语:“是自己挣的钱吗?”“又一个‘穷学生’,呵呵。”“爸妈送你出国是读书的,别当鞋贩子。”

12下一页查看全文

来源:网络转载

相关阅读